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西北地区开发中若干策略的反思

2009年04月01日 00:00:51 来源: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开发西部是我国迎接新世纪挑战的重大战略决策,无论在经济上、政治上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要坚决贯彻,认真组织实施。但在开发的具体实施过程中需要一份冷静,这种冷静应该建立在实事求是和系统科学的思维的基础上,综合考虑资源─环境─经济的协调发展。

一、 西北地区开发的关键性难题

干旱化气候的持续发展是我国的西北地区水资源匮乏、生态环境脆弱的根本原因。这种不利的自然条件不仅长期制约着西北地区的经济发展,而且加剧的干旱化也是目前开发大西北所面临的关键性难题。如何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以有限的水资源支撑更多的人口和更大的经济规模,是实现西部开发面临并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

西北地区目前的经济发展主要集中在各盆地之中,并且盆地也最具开发潜力。研究表明,西部地区盆地存在着水量的负均衡和盐份向地表和盆地中心聚集的大趋势。而在开发利用水资源的人为活动条件下,会导致局域水循环变化并导致水盐失衡,进而影响土壤的水、盐分布格局,而土壤中的水、盐背景值及其分布又决定着植物种群、集群的自然选择,并成为人为经济─生态建设活动的自然基础。因此,水、盐时空分布变化及其生态环境效益的研究应成为制定西北开发规划的首要工作。

二、 西北地区干旱化趋势与水盐失衡

近年来,众多科学家从各种角度揭示了我国西北,乃至北半球中纬度地区持续干旱的发展规律,其中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自两方面的事实:一是全球沙漠化分布 格局的变化;二是西藏高原隆升导致的环境变化。

沙漠是极端干旱气候的产物。我国西北是全球沙漠化面积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地质学的研究提供了西北干旱化持续发展的证据:由于地球板块运动的挤压,近200万年间,我国青藏高原由平均高度1000-2000米升到4000-5000米,天山上升了近5000米,秦岭上升了近2000米,造成了我国宏观地形呈现以青藏高原为屋脊,向太平洋方向梯级下降的态势。受此影响,北半球盛行的西风流由于受西部高原、山地的阻挡而分为两支,北支从西伯利亚-蒙古一线进入我国,南支与印度洋暖湿气流汇合从西南入境,形成了我国西北干旱,东南湿润的宏观气候格局。在我国西部高原、山地的屏障作用下,尽管西风流可以携带少量大西洋水汽进入西北地区,但只能从高原掠过,近地大气层含水量很少,致使西北地区,尤其是盆地中降水稀缺。这是造成我国西北持续干旱的基本原因,从而在西北发生了世界上最大的中纬度沙漠,并形成了沙漠外围巨厚的黄土堆积。

西北地区的干旱化是一种地质时空尺度的趋势,有着非常长的延迟和放大效应。意味着我们西北地区的气候干旱将长期存在。这种趋势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因此,西北地区的开发与生态建设将是长期的艰巨的,并只能通过改善局域生态环境来抑制或减缓区域性气候的干旱化。

三、 西北地区内陆封闭盆地的水盐失衡

西北地区干旱气候带来的直接结果是水资源极端匮乏和脆弱的生态环境。具体表现为水、盐失衡,导致植物种群向极端方向(耐旱、耐盐)演替。西北内陆盆地水分的输入主要来自降水较丰富的山区,在山区降水量最大达600-700mm/年,盆地降水则在200mm/年以下,甚至不足50mm/年,而盆地中的蒸发力却高达2000-3000mm/年。盆地降水稀缺,蒸发力强大的气候条件决定了进入盆地的水分最终以蒸发输出的方式为主,水分收支负均衡出现的概率很大。与此伴随的是,盐分没有排汇出路,盆地将始终处于盐分积累过程中,尤其是在局部流动系统和区域流动系统的汇水、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水中的含盐量具有不断增高的现象。

大量事实表明,西北地区干旱化趋势已经在中、小时空尺度可以清楚的识别。近几十年中,罗布泊的消失,青海湖水位的持续下降和湖水矿化度的增高,慕士塔峰、博格达峰、祁连山冰川的退缩,新疆阿尔泰、伊梨地区、河西走廊林丛草甸面积的大幅度减少、种群退化……虽然不排除人为活动的影响,但在人口稀少、生产力相对很低的地区,如此大规模的生态退化,显然与天然条件下区域干旱化发展趋势有着重要的关联,而人为活动的影响处于次要地位,仅仅对局域生态退化进程起了加剧作用。

作者: 薛平 徐恒力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