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设频道
 
社科院
最新动态 | 理论前沿 | 经济与社会 | 民族与宗教 | 中亚研究 | 新疆历史 | 社科评论 | 专家著述 |
   
我院主页 | 马列所 | 邓研中心 | 经济所 | 民族所 | 历史所 | 宗教所 | 中亚所 | 法学所 | 农发所 | 文学所 | 语言所 | 社会学所
  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关系新解

http://www.xjass.com  2009年02月28日 17:19:39  稿源: 北京交通大学 作者: 李婷婷 聂存虎

(北京交通大学 人文社会科学学院,100044)

摘要:把人的需要作为个体,群体及类的普遍的共性的需要,即符合人的本性的,符合人的本质的需要,无疑是具有天然合理性的需要;把社会需要作为一定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需要,那么它与人的需要就构成矛盾统一体。一方面会产生异化的、虚假的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的矛盾;另一方面社会需要又以人的需要为目的,人的需要以社会需要为手段。二者相互生成、相互转化,在矛盾中走向和谐统一。

关键词:人的需要 社会需要 矛盾 和谐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Needs and Human Needs

(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Beijing 100044,China)

Abstract: If we regard the human needs as a common needs among individual , a group and human beings, that is, it meets the human nature; and the social needs as the requirement of social being and social consciousness, then, they are to be a contradiction entity. On one hand, alienated or false needs would be exist between them;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is a mutual transformation of opposites.

Key word: human needs, social needs, contradiction harmony

社会需要是一个经常在多种意义上使用的概念,既可以指人对社会的需要,也可以指社会对人的需要。而且经常是指在社会一定时期相对于单个人需要的一种多数人的被认为是更加合理的需要。但是,对于社会需要的内涵还需要作进一步的分析,而且相对于普遍的人的需要所具有的合理性也需给予进一步的论证。

一、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的内涵[1]

人的需要是指人作为一生命有机体维持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从主体来看有三种存在形态:个体需要、群体需要和类需要。这三种需要的关系表现为需要的内容是依次递减的,而需要的合理性是依次递增的。这三种类型都包含着人的自然性的需要和人的社会性的需要。概括地讲,可以把人的需要看作是作为个体,群体及类的共同的普遍的共性的需要。是最符合人性的,符合人的本质的需要。

社会需要通常有几种含义,当它指人的社会性的需要时,通常是指人在后天的社会生活中形成的需要,是相对于人的自然的生理的需要而言的;当它指社会中的人的需要时,往往是指个人特定的生活世界范围内的多数人的需要,通常是相对于个人需要而言。这两种需要其主体都是人,其实质都是人的需要。除这两种解释之处,社会需要还有第三层含义,即作为社会有机体自身的需要。其主体是社会有机体,不是人,也不是简单个人的相加,更不是一群人,也不是整个人类,它不包含人的自然生理需要,其实质是一定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需要。主要体现为社会生产和维持一定的社会关系及相应的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需要。在此意义上,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构成了对立统一的关系。

二、人的需要与社会需要的矛盾

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是两种不同的需要,它们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首先造成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对立的根本原因在于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具有不同的内容,人的需要可以分解为人的生理的需要,心理的需要,精神的需要等维持人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社会需要则可以分解为发展生产力的需要,生产关系调整或维持的需要,维持一定上层建筑及经济基础的需要以及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发展的需要。由于人的需要与社会需要具有不同的内容,就造成了满足需要的目的和手段的不同。为了满足人的需要,就需要社会生产,在此是需要决定生产;而从社会需要出发,为了维持一定的社会生产和一定的社会关系,社会就需要与社会生产及生产关系相一致的人的需要,并且随着社会生产的进行与社会关系的不断更新,在不断满足人的现有需要的同时又产生了新的需要,在此是生产决定需要。这样,从人的需要出发,是为需要而生产,而从社会需要出发,是为生产而生产,为生产而去消费,在一定意义上,从而导致消费的异化,也导致人的需要的异化。或者可以说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的矛盾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人的异化,人的劳动的异化,人的本质的异化。也就是忽视了人的需要所具有的天然的合理性。从这个视角来看,就应当以人的需要去规约社会需要。让社会需要在人的需要的轨道上运行。具体来看,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的对立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的分析:

1、“异化”的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的矛盾。

这种矛盾主要存在于阶级分化的社会中,马克思曾针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指出了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人的需要的异化问题:“这种异化也部分地表现在:一方面所发生的需要和满足需要的资料的精致化,另一方面产生着需要的牲畜般的野蛮化和最彻底、粗陋的、抽象的简单化 或者毋宁说这种精致化只是再生产出相反意义上的自身。甚至对新鲜空气的需要在工人那里也不再成其为需要了”[1]。需要的这种异化是直接来源于资本增值的本性,其现实根源则是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家为了实现自己的“利己需要的满足”而“迫使他人做出新的牺牲”使之产生“新的依赖”,其手段就是“诱使他追求一种新的享受,从而陷入一种新的经济破产。”这样,对货币的追求也就变成了资本家主要的需要,其它需要则变成次要的和从属的了。所以在此人的需要已经不再是真正的人的需要了,而是社会需要的异化和内化,因为真正人的需要,是那种能证明人的本质力量并为人的本质提供新的充实的需要。

2、“虚假”的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的矛盾。

对此马尔库塞在《单面人》中作了较多论述。马尔库塞认为所谓“虚假的需要”是由于滥用人类的物质资源和知识资源,使人的本能遭受严重压抑和摧残的需要,是社会把对个人进行压抑的整体利益,通过种种手段变成个人的并非出于自主的需要。一旦将虚假需要强加于人们之后,就出现了人们与现存社会制度的一体化现象,人成为单向度的人。“社会的政治需要成为个人的需要和个人的愿望,这些需要和愿望的满足,促进了商业和公共福利,而这一切好像就是理性本身的体现。但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却是不合理的,社会的生产率破坏人的需要和人的才能的自由发展,社会的和平由经常的战争威胁来维持,社会的进步依赖于来息生存斗争的各种现实可能性的压抑”。“在当代社会最高度发展的各个地区,把社会的需要移植为个人的需要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们之间的差别似乎纯粹是理论上的。人们真能区别开公众媒介物是新闻、娱乐的工具,还是起操纵和说教作用的力量呢?真能区别开汽车是讨厌的东西还是方便的东西?真能区别开……”[2]在此,马尔库塞指出了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之间是存在着本质区别的,社会需要并不等于真正的人的需要,而且许多社会需要对人来说是一种虚假的需要,并非是人的真实的需要。

3、人的生态需要与社会生产需要的矛盾。

如果只是为了满足社会生产的需要而生产,必然导致生态的破坏,从而导致与人的需要的矛盾。因为社会生产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价值目标,而且经常需要挥霍式的消费来刺激。这样必然造成生产的短期行为和不环保的生活方式,并且为了满足一时的私欲,导致了人与人、人与社会利益的分裂和对立,甚至导致了集团和集团、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这种对立和冲突又必然导致社会竞争的无政府状态,造成与此相匹配的人对自然索取和占有的无政府状态,进一步造成生态平衡的破坏、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等人与自然关系方面的危机。

4、人的精神需要的丰富性与社会需要主导意识形态的矛盾。

社会需要代表的总是一定的社会中的社会主体的需要,但不一定是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需要,而往往是在一定社会中占据着统治地位的人们的需要。一定社会对于各种社会机构的设置,社会规范的制定,社会文化的创造总是为了满足这个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人们的需要的。人的需要按其主体从个体到群体再到整个人类其合理性是递增的,社会需要如果体现的主体只是社会中的少数,其社会的合理性危机也就越大。同时社会对主导意识形态的需要与人的精神需要的丰富性也就有着很大的差距。

三、人的需要与社会需要的和谐统一

1、人的需要以社会需要为手段、社会需要以人的需要为目的。

人要满足其需要就必须从事两大实践活动:生产实践和交往实践。而这两大实践活动只能在社会中进行,也就是必须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下通过一定的社会生产来满足人的需要。由此,社会作为满足人的需要的手段而产生。所以社会需要其实质是作为手段的人的需要。社会需要本身作为社会生产或维持一定社会关系的需要,也总是以满足一定的社会主体的人的需要为目的的,尽管在私有制存在的社会中,由于人们在社会生产中的地位不平等,导致了社会需要往往不是以满足社会中所有人的需要为目的,但其最终总是指向人的。

人需要社会,社会更需要人,在这里,社会始终是手段,而人却是目的。所以我们应当更多的去考虑人需要什么样的社会,而不是考虑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因为人才是主体。我们应当去评价社会需要是不是满足了人的需要的需要;而不是去批评人的需要没有满足社会需要的需要。我们应当在人适应社会的过程中反过来思考如何让社会在更大程度上适应人。社会需要不能偏离人的需要的轨道。

2、人的需要与社会需要相互转化,相互生成。

人类为了更好的满足自身的物质需要,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发明了先进的技术设备作为手段,但这些手段一旦产生便取得了相对独立的地位,产生了作为手段的需要,并且作为手段的需要还进一步取得了作为目的的需要的地位,也就是作为手段的需要往往内化为人的需要,从而取得了目的的地位。所以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在现实中常常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在整个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人的需要不断生成一定的社会需要,一定社会需要又不断内化为人的需要。所以社会需要总是具体的历史的,不能抽象的谈,同样人的需要也是这样。当我们考虑人需要什么社会时,我们是批判的,是理想的。当我们考虑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的时候,我们是肯定的,现实的。社会需要批判,正如人需要自我批评,二者之于人类是同等重要的。

3、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共同发展最后走向统一。

手段和目的是辩证统一的,人与社会也是辩证统一的。任何一个社会的需要说到底还是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需要,社会的需要是由人规定的,但在某一个具体的现实社会中,社会需要什么并不是由所有人规定的,而是由这个社会占统治地位的人说了算。资本主义社会需要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而这正是广大劳动者所不需要的或反对的。而广大劳动者的不需要却又是整个人类社会发展所需要的。所以社会需要与人的需要的矛盾在一定意义上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也就是这种矛盾成为一种社会需要,即人的需要和社会需要的矛盾从根本上推动着人类社会向着更加合理化的方向发展,也即向着更加符合人性的方向发展,最后走向作为目的的人的需要和作为手段的社会需要的统一,也即人与社会统一。因为如果一个社会从机构的设置、规范的制定到社会文化的创造都是为着满足社会中所有成员的需要直至整个人类的需要为最终目的的,那么这个社会就具有了合理性基础,这个社会的需要也就在更大程度上符合了人的需要,最终将走向和谐统一。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21页

[2] 《法兰克福学派论著选辑》,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483页

[3] 马斯洛.“人的潜能和价值”[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年版

[4] 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 哲学手稿》,刘丕坤译,人民出版社1979年

[5] 陈志尚,张维祥:《关于人的需要的几个问题》,1998年第1期,载《人文杂志》(西安)

  责编: 李欣凭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会科学院 版权所有 未经新疆社科院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ICP备070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