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设频道
 
社科院
最新动态 | 理论前沿 | 经济与社会 | 民族与宗教 | 中亚研究 | 新疆历史 | 社科评论 | 专家著述 |
   
我院主页 | 马列所 | 邓研中心 | 经济所 | 民族所 | 历史所 | 宗教所 | 中亚所 | 法学所 | 农发所 | 文学所 | 语言所 | 社会学所
  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全面科学认识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绿色GDP)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06日 13:37:57  稿源: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作者: 白黎东

    为了校正国民经济核算体系GDP算法的不合理性,在1987年的世界环境与发展会议上,由联合国、世界银行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共同成立的工作小组开始重新研究设计与改善传统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国民总收入编制方式,期望能整合出一套包含环境、社会与经济的总量指标,即所谓的绿色GDP。1993年,联合国提出了“环境与经济一体化核算体系”的编制手册,作为编制绿色GDP的依据。这是一个极重要的转换,它将带动世界各国重新检讨传统的国民经济核算,以正视环境及自然资源的重要性。

    (一)绿色GDP的含义

    绿色GDP是指从GDP中扣除自然资源耗减价值与环境污染损失价值后剩余的国内生产总值。绿色GDP反映了一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人力资源、环境资源等在内的国民财富,实质上代表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净正效应。因此,绿色GDP的发展速度快于GDP的发展速度,就是节约与优化自然资源利用与减少或未发生环境污染的标志。这样的经济发展有利于人类社会持续发展。反之,若绿色GDP的发展速度慢于GDP的发展速度,则是资源耗减价值与环境污染损失加大,从而不利于人类社会持续发展。绿色GDP是经过修正的新的GDP,他建立在以人为本、协调统筹、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之上,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统一起来,综合地反映了国民经济活动的成果与代价,它实际上代表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净正效应。绿色GDP占GDP的比重越高越表明经济增长的正面效应越高,负面效应越低,反之亦然。

    (二)中国核算绿色GDP的紧迫性

    当前,人口多、资源相对不足正日益称为制约我国发展的突出矛盾。我国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600多个城市中有400多个缺水,其中110个城市严重缺水。我国人均耕地拥有量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40%。石油、天然气、铜和铝等重要矿产资源的人均储量分别只占世界人均水平的8.3%、4.1%、25.5%、9.7%。最近20多年我国经济快速发展,能源浪费大、环境破坏严重等问题日益凸显,人与自然的矛盾从未像今天这样突出。无序、过度的消耗,迅速透支着宝贵的资源,据国家环保总局提供的数据,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每年沙化土地扩大面积从560平方公里增加到2460平方公里,中国18个省的471个县、近4亿人口的耕地和家园正受到不同程度的荒漠化威胁。1952年中国人均耕地2.82亩,2003年人均耕地减少到1.43亩。仅最近7年全国耕地就减少了1亿亩。被占耕地大量闲置。中国目前的废水排放总量为439.5亿吨,超过环境容量的82%,七大江河水系劣五类水质占40.9%,75%的湖泊出现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中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愈来愈面临资源瓶颈和环境容量的严重制约。

    我国存在较为严重的能源浪费和能源使用的低效率现象。若以单位GDP产出能耗来计算能源使用率,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很大。据相关统计资料,日本为1,意大利为1.33,法国为1.5,英国为2.17,美国为2.67,加拿大为3.5,而我国高达11.5。我国每新增GDP1元钱要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平均多消耗4倍以上的能源。我国的耗能设备利用效率比发达国家普遍低30%~40%。与发达国家相比,钢、乙烯、建材产品代为耗能高50%,每平方米建筑面积耗能高2~4倍。我国发电效率为35%,国际先进水平为50%。我国人均能源资源只有世界平均的一半,却如此低效率地利用,这是以过度消耗有限资源作为代价的粗放式发展的必然结果。从资源再生化角度看,我国资源重复利用率远低于发达国家。例如,我国的水资源循环利用率比发达国家低50%以上。目前我国GDP数字里有相当部分是以牺牲后代的发展机会为代价的。据世界银行2000年的统计,20年来我国的平均资源增长率为10.3%,但由于生态退化、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严重,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名义国内储蓄率”的真实性。换句话来说,我国国内储蓄率中的相当部分是通过自然资本损失和生态赤字所换来的。目前,我国GDP中至少有18%是依靠资源和生态环境的透支获得的。这意味着在高增长的背后是我们对自然资本、生产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的无节制透支和浪费。据统计,我国每年因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至少为4000亿元。

    从目前我国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来看,一方面GDP总量已超过11万亿人民币,综合国力明显增强,为解决过去想解决而没有条件解决的问题提供了物质技术基础;另一方面我国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从低收入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国际经验表明,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即意味着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关键阶段。在这一阶段,经济结构变动加剧,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产业之间以及占有资源不同的人群之间收入差距还会拉大,而随着收入提高及差距拉大,各种利益关系日益复杂,如果处理不当,就容易引发社会不稳定。此外,在这个阶段由于经济总量比过去大得多,粗放增长方式还没有根本转变,资源消耗增加;加之我国资源相对短缺,对国外资源和国外市场以来程度加大等,也会使来自国际的经济摩擦高发并呈常态化。现在我国许多大宗消费的战略性资源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已经很高。2003年我国消耗的铁矿石和氧化铝约50%、铜约60%、原油约34%,都要依靠进口。有关资料表明,如果持续现有消费水平不变,全球化能源总储量只能维持人类消费100年左右;而在全球能源总产量中,国际贸易量不到50%,且重要资源被少数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所垄断,国际自由贸易的比例更低。因此,单纯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发展模式的束缚,那么全面小康建设必然遭遇严峻的挑战,必然会导致不可持续性的未来发展危机。为此,我国必须具备“绿色控制”能力,从追求单纯的经济增长到追求经济、社会、环境的协调发展,将环境文化的理念从单纯的自然环境保护拓展到教育、科技、企业经营及废物处理等诸多环节之中。由此可见,我国建设绿色GDP核算体系与监测制度已势在必行。

    (三)核算绿色GDP的意义

    第一,有利于增强人们的资源和环境保护意识。由于以往单纯追求GDP的增长,盲目追求眼前的短期利益,给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负面效应。表现为无休止地向生态环境索取资源,使生态环境从根本上逐年减少;人类通过各种生产活动向生态环境排放废弃物或开发资源使生态环境从质量上日益恶化,使我国的资源、环境的形势非常严峻。实行以绿色GDP为核心指标的经济发展模式和国民核算新体系,不仅有利于保护资源和环境,促使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而且有利于加快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增长模式向低消耗、高效率、低排放的集约型模式的转变,提高经济效益,从而增进社会福利。

    第二,有利于真实的反映经济的净增长。现行GDP的核算制度只反映了经济活动的正面效应,而没有反映经济发展对资源、环境的负面效应,因此是不完整的,有局限性的。现行GDP容易过高地估计经济规模和经济增长,给人一种扭曲的经济图像。特别是对于依赖开发矿产资源、土地资源、水产资源和森林资源而获得主要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开展资源环境核算,对GDP进行相应的调整就更为重要。第三,有利于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由于现行干部政绩考核体系的局限性,环境和生态因素没有纳入国民经济的核算体系之中,“以GDP论英雄”和“唯GDP主义”大行其道,导致一些地方为了追求单纯经济发展指标,对于一些企业违反法规,破坏和污染环境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惜“引”来一些污染企业。推行以绿色GDP核算为基础建立全新的政绩考核机制,有利于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淡化对GDP增长数量和增长速度的单一追求,更加注重先进生产力的培育和提高,更加注重以人为本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总之,绿色GDP核算反映了科学发展观的本质要求,有利于人们摒弃传统经济增长观念,树立科学的发展观。科学发展观的本质是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科学发展观要求人类对自然地索取必须与人类向自然的回馈相平衡,当代人的发展不能以牺牲其他领域或全球发展为代价。绿色GDP核算有利于贯彻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

  责编: 赵东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会科学院 版权所有 未经新疆社科院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ICP备070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