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设频道
 
社科院
最新动态 | 理论前沿 | 经济与社会 | 民族与宗教 | 中亚研究 | 新疆历史 | 社科评论 | 专家著述 |
   
我院主页 | 马列所 | 邓研中心 | 经济所 | 民族所 | 历史所 | 宗教所 | 中亚所 | 法学所 | 农发所 | 文学所 | 语言所 | 社会学所
  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绿色GDP实施前景展望

http://www.xjass.com  2008年06月06日 13:24:30  稿源: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作者: 白黎东

绿色GDP是指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它是对GDP指标的一种调整,是扣除经济活动中投入的环境成本后国内生产总值。国内外许多专家多年来致力于此项研究,虽取得了重大进展,却也存在着不少困难,引起了很多争论。

(一) 推行绿色GDP核算面临的三大难点第一,技术不够先进。第二,认识观念落后。第三,制度安排上的空白。

(二)推行绿色GDP核算

绿色GDP的启动实施,虽面临着许多技术、观念和制度方面的障碍,但没有这样的指标,我们就无法衡量我们真实的发展水平,我们就无法用科学的基础数据来支撑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决策,我们就无法实现对整个社会的综合统筹与平衡发展。因此,无论有多少困难,我们都应当立即开始进行探索,立即开始从具体项目到局部地区进行不断的试验,逐步建立其符合中国国情的绿色GDP,为全世界的绿色GDP核算体系的发展做出较大的贡献。

第一,绿色GDP在国外的实践。绿色GDP的环境核算虽然困难,但在发达国家还是取得了很大成绩。挪威1978年就开始了资源环境的核算。重点是矿物资源、生物资源、流动性资源(水利)、环境资源,还有土地、水排泄物(主要人口和农业的排泄物)、废旧物品再生利用、环境费用支出等项目的详尽统计制度,为绿色GDP核算体系奠定了重要基础。

芬兰学习挪威,也建立了自然资源核算框架体系。其资源环境核算的内容有3项:森林资源核算,环境保护支出费用统计和空气排放调查。其中最重要的是森林资源核算。森林资源和空气排放的核算,采用实物量核算法;而环境保护支出费用的核算,则采用价值量核算法。

实施绿色GDP的国家还有很多,主要是欧美发达国家,如法国、美国等。但迄今为止,全世界还没有一套公认的绿色GDP核算模式,也没有一个国家以政府名义发布绿色GDP核算结果。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墨西哥。墨西哥属于发展中国家,也率先实行了绿色GDP。1990年,在联合国支持下,墨西哥将石油、各种用地、水、空气、土壤和森林列入环境经济核算范围,再将这些自然资产及其变化编制成实物指标数据,最后通过估价将各种自然资产的实物量数据转化为货币数据。这便在传统国内生产净产出(NTP)基础上,得出了石油、木材、地下水的耗减成本和土地转移引起的损失成本。然后,又进一步得出了环境退化成本。与此同时,在资本形成概念基础上还产生了两个净积累概念:经济资产净积累和环境资产净积累。这些方法,印尼、泰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纷纷仿效,并也立即开始实施。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对我国而言,参考价值更为重大。

第二,绿色GDP在我国实施进展。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有关科学工作者就对资源环境价格严重背离其价值的不合理现状进行了反思和探讨,并提出了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成本的概念,开始了绿色国民核算的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如环境污染损失研究、环境费用效益分析、自然资源核算研究等,但这些研究工作尚未达到把资源环境纳入国民经济核算和实践的高度,国家相关部门重视程度也不够。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资源环境问题与经济发展矛盾的逐步尖锐化,绿色GDP研究逐步得到重视。进入2004年,科学发展观的提出、粗放式投资过热“高烧难退”、新政绩考核制度的推行和国民经济核算改革的趋势,使得中国开展绿色GDP核算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胡锦涛同志指出,要研究绿色国民经济核算方法,探索将发展过程中的资源消耗、环境损失和环境效益纳入经济发展水平的评价体系,建立和维护人与自然相对平衡的关系。为此,国家要求绿色GDP核算必须在原有研究与实践基础上提高、规范,逐步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我国在绿色GDP的实施方面也已经做出了实质性努力。2003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对全国的自然资源进行了实物核算。2004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和国家环保总局成立了绿色GDP联合课题小组。目前,绿色GDP核算体系的两个框架性技术方案,《中国资源环境经济核算体系框架》和《中国环境经济核算体系框架》已经过专家论证。2005年开始,国家环保总局在十个省市启动绿色GDP试点工作。这十个试点省市分别是:北京市、天津市、河北市、辽宁省、安徽省、浙江省、广东省、海南省、重庆市和四川省。《中国环境经济核算体系框架》首先应用于绿色GDP试点核算工作。可见,在推行绿色GDP方面,我国已经下了相当大的功夫,走在世界前列。一位外国专家赞许到:“如果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都能够推行绿色GDP,保护环境,世界上就不应该有哪个国家说自己做不到。”

需要我们明确的是,到目前为止,GDP仍然是衡量一个经济体经济总体发展水平的最好的综合指标。建立绿色GDP指标体系后,并不是要取消GDP。GDP的核算是绿色GDP核算的基础,或者说绿色GDP只是对GDP的一个补充和完善。只有先核算出GDP,才能通过适当的扣减得出绿色GDP。绿色GDP是衡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但不是唯一的指标。因为可持续发展是经济、社会、环境三个系统的协调发展,其中任何一个系统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其他系统的变化,绿色GDP只是考虑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环境的代价,在绿色GDP基础上做一些环境损失和资源消耗成本的调整。也就是说它反映了经济与环境之间的部分影响,但没有反映经济与社会、环境与社会之间的相互影响。所以,绿色GDP只是可持续发展指标之一,而不是全部。绿色GDP的提出甚至实施并不就把可持续发展问题解决了。绿色GDP有它的使用范围,过度夸大它的作用,就可能毁掉这个指标。从衡量经济增长的GDP,到衡量资源环境的绿色GDP,最后到衡量社会发展的各项指标,是一个充满着挑战与希望的事业。

  责编: 赵东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会科学院 版权所有 未经新疆社科院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ICP备07000761号